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单身暴露狂
单身暴露狂
李安婧是一名母亲,但或许是她成长在单亲家庭的关係,亦或者是年轻时的爱情冲动,现在的安婧是一名单亲母亲,育有一个9岁的儿子。但是安婧有一个从儿时起就不同寻常的爱好—露出,也就是平常人所常说的暴露狂。这一爱好是安婧少有的几项从小时候一直保持到现在的爱好。总而言之,今天的故事从安婧和她的儿子小安开始
  李安婧今年27岁,虽然是一比特单身母亲且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依靠父母留下的丰厚遗产,母子二人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然而有一件事困扰着这位母亲许久,那就是她的儿子小安。从小安六岁的时候开始,她就发现自己的儿子下体和同龄的孩子发育的不太一样,要说有什幺不同那就是发育的太快了。当小安8岁的时候,他阴茎的尺寸就已经不逊色于成年人了,而更让安婧担心的就是小安已经开始每天遗精了,并且时常抱怨自己下体涨的难受。安婧带过儿子去正规医院检查过,也找过露出同好群裏的医生,然而双方都表示虽然小安下体发育过早,但是并没有影响身体的其他器官,甚至医生同好还不能开玩笑式的建议安婧,孩子难受就帮他射出来就是了,没什幺大不了的。虽然小安的诞生并没有封锁安婧的暴露行为,但是要说和给自己的儿子打飞机,安静的内心还是有一道迈不出去的坎,她害怕自己的儿子长大之后会埋怨自己的行为。毕竟暴露什幺的小孩子可能还不懂,但是每天帮孩子打飞机这种行为是怎幺都圆不过去的。
  关上火,将鸡蛋放在麵包上,转身将牛奶送进微波炉裏并把盘子放在餐桌上,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錶,7:10时间刚刚好。“小安,起床了”一边喊着,安婧一边向儿子的房间走去。一打开房门,安婧就看见了儿子毛巾被子上显眼的小帐篷。“小安,起床了,不然上学要迟到的”,一边说这话安婧掀开了儿子的被子,只见儿子白嫩的阴茎已经沖出了内裤直直的指向屋顶,而他的内裤不出意外已经被精液打湿。“嗯~~~,妈妈早上好”,小安略无精神的伸着懒腰和安婧打起招呼。“别睡啦,快去卫生间刷个牙,洗个澡,我要在半点看见你坐在餐桌上吃早饭”,说完安婧就伸手退下了儿子的内裤。小安起床向卫生间走去,在出房门的时候转生看向安婧。“怎幺了?”安婧察觉儿子盯着自己看,停下整理床铺的手,转身问道。“妈妈平时早上只穿围裙的”,小安疑惑的说道。“那是因为最近降温了,一会你也要添一件衣服”,安婧脸微红,叉着腰向小安说道“快去洗漱!”小安哦了一身,转身跑向了卫生间,阴茎随着身体的跑动不停的上下抖动,见儿子进入了卫生间,安婧放鬆了下来拿起地上的内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夹了夹双腿盯着内裤看了半分钟,最终还是一边歎气一边把内裤扔进洗衣筐準备一会小安上学后清洗乾净。
  “呼,终于整理完了”,安婧瘫坐在沙发上,看了眼手机,十一点整。想着早上儿子内裤的味道,不由得将双手伸进了两腿之间,虽然自己嘴上说着是天气降温了,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她最近停止在家里暴露的原因一是不想给小安任何刺激,二就是她自己控制不住。自从生下小安之后,她就没有和再做过爱了,虽说暴露才是她最喜欢的管道,但是成天面对那暴露在外的成年男性大小的阴茎,安婧多少还是把持不住。想到这里,安婧开始不再按耐自己的冲动,她起身走到阳台,脱掉了上身体恤,将一对D cup的圆润乳房露了出来,充分的暴露在空气中。紧接着她又将自己居家穿的七分裤缓缓退下,身上仅剩一件白色的蕾丝内裤。安婧捧着自己的双乳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裸体,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自己产后恢复的相当不错,仅从外表旁人是很难相信她已经生过孩子。在阳台转了一圈之后,安婧熟练的对着窗户崛起了屁股,自己则从一旁的抽屉裏拿出了藏好的假阳具。接着她就将自己的内裤一点一点的从屁股退到脚踝,然后略分双腿,有龟头摩擦起自己的阴户。
  如果此时马路另一边的居民楼裏有人像这个窗户张望,那麽他将会欣赏到一双绝色的美腿和屁股,但是却不能欣赏到这个暴露自己屁股的美人的脸。原来安婧在自家阳台上半边的玻璃上贴了黑色的遮光膜,虽然阳光依然可以照进屋内,但是从屋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透过上半部玻璃看清屋内的情况。龟头慢慢在阴唇之间滑动,每次离开都会带起一根淫丝,终于当淫液从阴户开始顺着大腿内侧向下流动时,安婧收回来假阳具。一边将龟头放进嘴裏吸允一边走向地面上两块深浅不一的阳光投影,将自己脖子以下的整个身体赤裸裸的展现在阳关下,双腿的呈M形打开,将自己的阴户也完全暴露了出来。安婧一边用假阳具抽插自己的蜜穴,一边幻想着有没有人在看着自己的裸体自慰,然而她的幻想并能成爲现实,当初爲了方便自己露出同时也爲了和过去一刀两断,安婧特地卖掉了以前的房子在城市新区购买了一套新房。但是因爲错误的估计,新区的入住率远远比想象中的要低,况且这又离新区最大的商业中心相对较远,入住率就更低了。但是这个环境,却是安婧梦寐以求的低危险露出环境,这麽多年以来,虽然有过几次惊险的经曆,但大多数情况都是自己玩的太过于过火,以至于最后狼狈不堪。
  随着锺表的滴答声,安婧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当阳关移动到她的双唇的时候,安婧成功的泄了一次。然而这并没能打消安婧心中的欲望,相反让她的心开始躁动了起来,感受到自己的意犹未尽,安婧决定来一次久违的室外露出。稍微擦试过下体后,安婧穿上了布鞋深吸了一口气后打开了自家的大门。即使早上送小安去上学的时候已经确定过十六层唯一的邻居已经出门上班去了,但是多年来养成的谨慎性格还是让她习惯性的侧耳聆听了一会,然而除了电梯偶尔的运行声音外,楼道裏没有任何其他动静。安婧笑了笑自己的谨慎,也许是小安让她最近减少了露出的频率,以至于她的勇气都减少了。轻松的来到了电梯间,轻车熟路的坐在了电梯的正对面,感谢保洁阿姨,至少地面看起来还算干净,感受着屁股传来的冰凉,安婧觉得自己的蜜穴又湿了。张开双腿,将蜜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并正对着电梯门,只有有人坐现在坐电梯到十六楼,就能欣赏到绝赞的美女自慰。“嗯,啊,来人看看我的淫穴”,一只手抽插着假阳具另一只手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从电梯门的放光来看,安婧觉得自己淫蕩极了。就在这时原本停在一楼的电梯却突然啓动,开始向上爬升。“来看看我淫蕩的身体吧”,安婧在心裏大喊,然而电梯却停留在了十五层。正当她感到泄劲之时,十五层的电梯又被叫到了一楼,并随之开始了又一轮的爬升。“来十六层!不!别来十六层”,安婧的内心有两种声音在不停的争吵,随着电梯的不断上升,安婧开始加速抽插,并準备随时撤离。“叮!”电梯最后还是停在了十七层,安婧觉得是时候来给自己一个高潮了,她把假阳具贴在地上,双腿极力打开慢慢坐了下去,一只手继续揉搓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开始揉搓自己的阴户。电梯又开始运作并慢慢下降,“哈,哈,没想到能遇到三次有人使用电梯”,在期望下次电梯升起时给自己带来的刺激的同时,安婧开始加快了蹲起的频率。“叮!” 电梯到层的声响将安婧突然间拉回了现实, “骗人的吧,怎麽会直接来十六层”, 虽然理智告诉她这时候应该迅速起身走人,但是内心深处的欲望却不断的告诉她,来不及了享受当下吧。随着电梯门的开啓,白色的灯光照在了安婧淫蕩的裸体上,安婧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高潮了,然而敞开的电梯门裏空空蕩蕩,一个人影也没有。“哈哈!哈!虚惊一场,应该是上一波人不小心误摁的按钮”,安婧觉得自己刚刚快到嗓子眼心髒跳回了肚子裏。
  就在她加速刺激自己準备高潮的时候,“咚!”是楼梯间的门被推开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尖锐的 “呀~~~~~~”,安婧陷入了昏迷。“看来,是吹潮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