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公务员老婆
公务员老婆
我今年32岁,我老婆30,是公务员。她个子不是很高,大约一米六吧
  身材丰满,但一点也没有肥胖的感觉,长的也很清秀。她的皮肤很好,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她精心保养的结果。我们结婚5年了,但没有孩子。对于这一点,我们从来都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理。我们感情很好,不仅体现在我们之间的互相体贴和照顾上,更体现在床上。
  我们的性生活很放得开,不要误会,这种放得开不是随便,而只限于我们之间的自由。我们在性的方面无话不谈,从不隐瞒对方什麽。也正因为这样,结婚一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她喜欢幻想一些事情。比如,她喜欢幻想被强姦、偷情,甚至群交。这些她都毫不隐瞒地说了出来。说实话,我不嫉妒,因为我知道,幻想终归是幻想,而且我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也很兴奋。于是我又发现,其实我希望看到她和别人做爱。
  从那以后,我们在做爱时候就丰富多了,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幻想说出来。比如她想和谁做,就对我说:「我想和XX干,他的鸡巴一定很大,干起来一定舒服。」当然,那个人必是我们都熟识的。她这样说时,我也觉得很刺激,便说:
  「好啊,让他来干你吧,我在旁边看着。」于是,老婆便闭起眼睛——我知道她在幻想了。
  一会儿之后,老婆便会呻吟着说:「XX,你可真会干,我……好舒服啊……」老婆的幻想对象有时是她单位的同事或领导,有时是我们单位的,有时是年青人,有时是老头儿,有时还会幻想十七八岁的男孩,只要是她能够想到的,觉得能把她干得爽的,她几乎说遍了。我家的隔壁是一对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夫妻,有时候她还会说: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干吧,你干女的,让那男的干我,我们在一个床上。
  想起这些我觉得既兴奋,又有趣:谁会想到平日裏端庄文静的老婆——一个政府女公务员会这样放浪呢?想是想,不过我们都没有想过真正去付诸实施。谁都知道,那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直到有一天……我对老婆说,今天下班后我们单位要加班,大约要晚上十一点才能结束。这是真的,不过工作提前完成了,晚上九点锺,我回家了。上楼,到家门口时,我意外地发现门口放着一双鞋,男人的鞋。于是我没有进去,侧耳听裏面的动静,果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决定继续听下去,尽管听得不是很清楚。
  大约十多分锺后,我听见老婆的声音大起来,好像在说:「不要……不要这样。」我立刻警觉了,想:不会是坏人吧?便敲起门来。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老婆脸有些红红的,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回来了?」我向屋内看去,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我认识,是老婆的一个同事,叫李明,我们见过几次面。见我进来,他忙站起来,有些怯怯地和我打招呼。我没有失礼,也沖他点点头。不过我还是有疑团,便也没有显出热情,只是淡淡地应付几句。
  一时场面很尴尬。李明自觉无趣,便匆匆告辞了。整个过程中老婆一直有点手足无措。
  李明走后,老婆向我解释,说他家刚在这附近买的房子,今天恰好遇上了,便说来家看看,而她不好意思拒绝。
  我想了想,说:是巧啊,偏偏是今天。
  老婆知道我有想法,忙说:今后不会让他来了。
  说也奇怪,我忽然想到我们在床上时,老婆不止一次想过和李明做爱,而今天又是这样一种情景,难道……我竟有些兴奋,便说:没什麽,同事嘛。直到上床睡觉时,我还在想着这件事,下面竟早早地硬起来。我关了灯,打开了壁灯,光线很暗,我觉得这种灯光下的气氛很暧昧。躺下后,我拉过老婆的手,说:摸摸。老婆的手碰到我的下体,吃了一惊,叫道:这麽硬啊?
  我问:说实话老婆,刚才李明对你有没有怎麽样?
  老婆脸又红起来,小声说:没……没怎麽样。
  我说:那你为什麽叫他别那样?到底是怎麽样呢?
  老婆一愣:你……你听到了?
  我点点头。
  老婆低头想了想,好像下了决心,支支吾吾地说: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我说:不会的。
  老婆说:他……他想抱我,想亲我,我……没同意。
  我问:抱到了吗?亲到了吗?
  老婆:抱到……了,其实,也……不算。我……我说:没关係,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老婆:他从旁边抱住了我,嘴……亲到了……我的……脸上。我的下面更硬了。
  我摸向老婆的高耸的胸,接着问:他摸你这裏了吗?
  老婆:没……就是……碰了一下。
  我把手伸向她的下面,问:这裏呢?
  老婆:没有……这裏没有。
  我隔着老婆的内裤,明显感觉到那裏已湿得很厉害。我忽然笑了,坏坏地对老婆说:可是,你这裏已经湿了呀。
  老婆撒娇地打了我一下:老公,你好坏……
  我说:是不是想做了?
  老婆把头埋在我怀裏不说话。我伸手到她的内裤裏,摸着她的敏感地带,边摸边说:你不是想过让李明干你吗?为什麽不让他摸呢?
  老婆把头埋得更深了,扭着身子,她的阴部,也更湿了。
  我说:来吧,脱!
  我们脱光了。我直接插了进去,老婆抱着我大叫一声:啊——我抽动想来。
  很快地,老婆渐入佳境。
  我说:老婆,今天又想和谁做呀?
  老婆娇喘着:你……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说:是不是李明啊?
  老婆抱紧我,说:是……呀。
  我说:那刚才你为什麽不让他干呢?
  老婆说:还不是……怕你……不同意。
  我说:如果我同意呢?
  老婆:那我……就让他……操!
  我停下来,很认真地说:老婆,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干的话,我同意,只要做的秘密些。
  老婆红着脸说:你是说真的?老公?
  我说:真的没骗你。
  老婆又把我抱紧了,浪声说:早知道这样,刚才……刚才我就……答应他了。
  我再次抽插起来:找机会吧,和他干一次。
  老婆:老公,你太好了……肯让李明干我,那我……真的……让他……操我了!
  我说:就像这样!然后疯狂地干起来,老婆不停地淫叫:啊……李明,你好厉害呀……操得我……这麽舒服……你好会干啊……啊……我要死了……操死我吧……操……吧……三天后——老婆下班回来时,脸红豔豔的,看我时的眼神也有点不好意思。
  我猜到发生了什麽事情,不过我没有立刻问她,而是等到上床后,才说:老婆,跟我讲讲吧?
  她装作不知:讲什麽呀?
  我说:让谁干了?
  老婆马上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说:你知道了?
  我说:看出来了。
  她说:真的让我说?
  我说:当然。
  于是,她向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这两天李明看她的眼神明显带着挑逗,而我老婆也时不时飞一个媚眼给他。
  今天中午,老婆一个人到值班室小睡,正睡得迷糊时,感觉有人摸自己的乳房和下身,睁眼一看,正看到李明的嘴向自己吻来,吓得要起来,可李明立刻趴在她的身上,四唇相接,老婆挣扎不动了,便索性不再动,任由李明吻着,然后,就是摸乳房,摸下面。
  老婆被他摸得兴起,颤声说:别……别在这裏……有人啊。
  李明说:没关係,我把门锁上了。老婆一听,放下心来,配合李明把衣服脱了,两个人终于裸身相对。
  李明笑着说:燕燕,肯让我干了吗?老婆很羞,说:你这是强姦。李明说:
  是吗?那也是通过被害人批準的强姦!
  说完,把身体调过来,把住自己的肉棒,说:好燕燕,给我吸一吸吧,为了今天,我想了好久。"老婆死活不同意。我知道我老婆不喜欢口交,给我用口也只有两次,一次是新婚之夜,一次是她来月经时,都是在我死缠烂打的情况下才肯的。李明见我老婆不愿意,便伏下身,把头埋在她的两腿间,把自己的舌功发挥到极緻,果然,没多久,老婆就受不了了,握住李明的肉棒。
  李明擡起头说:燕燕,求你了,含住吧。老婆不再拒绝,张开口含了进去。
  老婆说到这裏时,我已经硬得难受了。我问她:为什麽又肯了?
  老婆含羞说:他……他舔我好痒,那时候……他让我干什麽我都肯。
  我老婆的口技不是很好,即使这样,李明也爽得找不着北了,索性爬起来些,专心地看着我老婆为他含,还不时地抽动几下,嘴裏说:燕燕,我梦想了无数次,把鸡巴插进你的小嘴,让你的舌尖舔着我的龟头,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老婆感觉下身空虚了,便把李明的鸡巴吐出来,说:来吧,插我下面。
  李明说:想要了?
  老婆羞得脸都擡不起来,小声说:嗯,快……些呀。
  李明也急不可待,来到我老婆双腿间,扶着鸡巴,对着穴口插了进去,同时发出一声闷哼:燕燕,我……操到你了。我老婆也发出一声长吟:啊……李明……操……吧……我听着老婆的讲述,想像着那淫秽的场面,说真的我没有醋意。我也奇怪为什麽会这样,这似乎有悖常理,但我确实不仅没有醋意,还觉得异常兴奋。老婆在讲述时也丝毫没有顾忌,大概她也明白我的心理吧,而且她也好像被白天的情景刺激了,千娇百媚,浪极了。我说:老婆,你真是个小骚货。
  老婆迷离着双眼,说:是啊,我就是小骚货,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老公,你知道吗?那感觉……啊……老婆微张着嘴,一副无限向往的样子。我趁势把一根指头伸进她的嘴裏,说:
  老婆,你这裏让人干了,还有这裏。我又把手指伸进她的下面。尤其是你的嘴,平时都不肯让我干一下,今天却……老婆笑着说:你生气了?不要嘛,来嘛,那就让你干好了。说完,把身子缩下去,脱下我的内裤,一口含住我的鸡巴。
  我说:老婆,你现在的样子好淫溅啊。
  老婆媚眼如丝:是啊……如果我愿意,男人让我做什麽都行,老公,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我知道,你也喜欢我被别人干是不是?那以后……我就多和几个男人干,好舒服啊……老公,行不行嘛?
  我被老婆含得七荤八素:行啊,老婆,只要你愿意,和谁干都行。
  老婆忍不住了,爬到我的上面,扶着我的鸡巴坐下去:啊……就这样……和男人操……和所有的男人……操,老公,你知道吗?我……我……好想当妓女。
  我说:你现在……不就是妓女吗?
  老婆仰起头:是啊,我现在就是……就是妓女,男人啊……所有的男人……都来嫖我吧……都来操我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