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海边骚妇
海边骚妇
最近老公出差回来了,他的工作就要四处出差,经常去东北,最近段时间是今年和他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日子了
  我们哪里都没去,每天不是看电视,就是逛商场。过完节,他又去南方了,说要一个月。
  也许是刚聚了几天就分开的缘故,感觉很强烈,于是自己就去广州旅游了。
  消遣下……
  去广州的飞机空了许多,到了那里才酒店里面人也不多,也许是因为不是节日的缘故吧。
  我怕被太阳晒黑了,白天就在房间里睡了一天,晚上才出去瞎逛。出了酒店才知道我住的地方只有酒店,啥也没有,要去市里,打车要100多,真的好远。
  问了司机后,去了他推荐的一家酒吧,据说是广州最热闹的地方,而且老外多。到了那里一看,却发现也不过如此,老外稍微多一些。
  酒吧里面似乎就只有我一个单身的女孩,我那天穿了件白色的吊带裙,黑高跟凉鞋,和往常一样,我不爱带胸罩,内裤还是穿了,丁裤。
  时间久了让我感到很无聊,人不少,大部分是老外,我喝了两杯啤酒,就已经有了点感觉,有一对老外在跳舞,我就走了上去,也晃了起来,音乐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节奏太快了,一会我就下来了。
  这时走来一个很黑很高的老外,坐到我对面,用很蹩脚的汉语说请我喝酒。
  我很大方的就接受了。他一直用那种很直接的眼神看着我,可能发现我没有男伴,感觉很放心,很大胆了。
  喝了三四杯后,他拉我和他跳舞,我却没拒绝。放的依旧还是那种很强烈的音乐,我还是跟不上,他用手抱起我的腰带动我狠狠的晃,用他的下面很猛地顶着我,隔着很薄的裙子我感觉他的小弟弟很粗,并且也硬了,估计也好长。
  在酒精音乐和他的刺激下,我也搂紧了他的脖子,用下面的扭动配合他的小弟弟磨了起来。我闻到很浓烈的酒味,热辣的嘴在我的脸上狂吻,我努力躲开了,那嘴却又向我的脖子和胸进攻。没带胸罩的咪咪被他的脸摩擦着早就挺了起来,他用嘴狠很地吸我的乳头,好刺激!
  他用手抱着我的屁股把我抱了起来,顺势我就两腿分开跨在他腰上,依旧用下面的小妹妹隔着底裤和裙子狠狠磨着他的小弟弟。屁屁被他抱着狂嗨,感觉又粗又硬的东西隔着薄薄的裙子用力顶着,感觉好像都要顶了进来,由于我穿的是丁字内裤,感觉就和真做差不多了。
  几分种后,音乐节奏变了下,我清醒了一点,从他身上挣扎着,用力推开吧,他的小弟弟已经穿过丁裤顶在我的小肉球上。
  跑出门,打的回酒店了,到了房间,就打电话给我广州的朋友,问他啥时候过来。我估计他是不会来了,气得倒头就睡。
  也许是受了刺激,一晚上春梦不断,都是梦到那很粗很硬的东西插我,早上五点就醒了,下面还是湿的。在床上自己用手嗨,还是依旧没太尽兴。
  看外面天刚亮,估计没太阳,就挑了套比基尼的泳衣下去了,那套泳衣是那种很露的,上面就两小片布盖前面的咪咪,下面就是一片小布盖前面,屁股都露的那种,卖的时候店老板还说这种泳衣没人敢穿的呢。我就这样穿着,外面套了件全透明的睡衣,光着脚从房间到电梯,窜过大堂,一直走到海边。早上酒店里也没啥人,就大堂的服务生眼睛瞪大了看着我走出去。
  有一丝微光的海边,像一个熟睡的少女一样迷人,海天一色,没有人的喧闹,静静的天地间只有海水拍打的声音,空旷得没有一丝人间的气息,只有我这一团火热的肉体和狂燥的欲念在海天间翻滚。
  我本能的脱下了睡衣,脱掉了不能再小的小布片,一丝不挂地向大海中慢慢走去。冰凉的海水刺激着我,我内心的火焰好象并未随着体温的降低有所回落。
  我向远处游去,看着天空慢慢亮了起来,我回头看去,好像岸边有人了,我赶紧往回游。
  近岸边才看清是一对早起的小情人,也来看海上日出的。海水拍打着我,我晃晃悠悠在水里站起来,朝岸上走去,那对情人用诧异的目光一直看着我,我朝他们挥了挥手,很自然的走上去穿起了我的小布片。我躺在了沙滩上,看着天空越来越亮,耳旁还可以听见他们嬉戏打闹的声音,也许是我的裸体刺激了他们,很快他们就在我边上演起亲热的戏来。
  初升的太阳很快温暖了我,心头的欲火又被刺激起来了。在这天地间,我用我的手指想象着那粗大坚硬的感觉,尽情地插弄着我的私处,另一只手想象着扎人火热的嘴狂揉着我的咪咪,一边听着海水的拍打声,一边想象着肉体的疯狂,一边感觉着刺激带来身体的快感,我大声的呻咛起来,两腿用力地撑开,尽情感受着肉体的刺激。
  当我从沙滩上起来时,发现天空是如此的宁静,只有一个带着清晨的露水和满身沙子的几乎全裸的女人,慢慢地向酒店的客房走去,太阳照在她身后几个满脸惊奇和兴奋的游客身上。
  【完】